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缘电影人

我们该怎么去做?

 
 
 

日志

 
 

沈讨口的春天(原创剧本故事)  

2009-08-30 11:0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讨口的真名是什么,没几个人知道大家都叫他“沈讨口”也就成了他的名字一样了,可能他以前的管教知道。他今年应该有六十几了,但他的样子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要小些,头发没有一根白的,个子小小的,有点小驼背就象背上永远背着个承重的包袱,他是煤铁厂的“就业员”我先解释一下“就业员”。

在煤铁厂刚刚开始建造时是由一批国家干部和狱警带领着一批劳改犯在山沟里开路建厂开矿挖煤,炼铁。后来劳改犯们有的释放回家了,有的却无处可去,或许是家里没人了,或许没有家了,或许家人不要他回去了,或许他根本就不要家了,,,,,反正就是无处可去了,并且愿意留下来继续干以前的岗位,这批人大部分都是重刑犯,有杀人的,放火的,有杀了人又放火的,有的杀人放火还强奸的,有的拐走大官的女人私奔的,也有很多是小商贩。大概都是些“混蛋”因此无论怎么改造都不能翻身,因此就不能成为国家职工,厂里的一位领导为他们想出“就业员”这个词,也还算儒雅。听说那位领导为取了这样一个精辟的词而兴奋了很多天,也是他这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在死之的嘴里还念着这三个字组成的词,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这种微笑在他年轻时虐待小动物时才会有的,那都是在几十年前的事了。

就业员慢慢变老成了“老就”

沈讨口在煤铁厂劳改以前就是个乞丐,在一座边缘城市乞讨为生,但是为啥被逮捕到这里呢?听他自己说是为了一口锅。

也不知在多少年前的一个冬天,或许是春天,也可能是夏天,说不定是秋天,反正南方的季节都差不多,沈讨口和几个朋友在午后的阳光下徜徉,其中一个朋友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口大铁锅,一边细心的清洗它,一边给他们讲:谁拥有此锅谁就能吃上白米干饭,讨个老婆,生个儿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朋友在讲解时露出得意的神情。

其实谁都知道他在胡说。没在意。

从那以后每次要饭时,别人都拿着个碗,最多就是一个大斗碗,可这位朋友却扛者着一口大锅。

关于大铁锅能改变自己的一说,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想象而已,可沈讨口却从那以后开始喜欢上了做梦,有时梦见自己用这口锅去换了很多钱,买了房子和地。有时锅变成了黄金了,有时又是大饼,棉被,烈酒,,,,,,,最荒诞的是居然自己和大铁锅交配生了不少的小铁锅。

醒来后回味着自己荒诞的梦开始傻笑,他想去找朋友商量将铁锅送给他,但他知道是不可能的事,也就没去这么做。

后来他越来越想要这口锅,并且开始嫉妒他朋友了,就像朋友抢了他的老婆一样,他没有意识到这嫉妒的危险性。

后来在一个没有风的傍晚他杀死了大铁锅的主人,夺走了大铁锅,背着它远走他乡,他的心里就象私奔的青年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他暗暗发誓一定能够在异乡飞黄腾达,衣锦还乡。

谁知在异乡却成了个囚徒,还有要还的人命。

但他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

故事到这里被我的其他思维断掉了,其他故事也在拼命的往外挤,大脑的思绪的速度和我用的汉语拼音打字相比就象猎豹和乌龟的差距。使的我的每个故事都有个冲动的开始,而结局呢一直都困绕着我。我一直在寻找故事的结局,我不太喜欢圆满的结局,如果圆满,当初就不需要开始。

继续主人翁的故事!

在监狱里沈讨口开始学会了识字,学会了用工具劳动,还学会了挖井,这是一门技术含量很高的手艺它可以在出狱后用他谋生。

他在监狱里呆了多少年他不记得了,但他已经习惯了监狱的生活。

后来成了“就业员”。在当地这三个字和“霍乱”是同意词,可沈却觉得很光荣,因为别人会畏惧他,“就业员”比乞丐还是要好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30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