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缘电影人

我们该怎么去做?

 
 
 

日志

 
 

玩出来的声音  

2009-08-05 10:3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通常所理解的音乐,无论是浪漫派、古典派或是非学院派的民族音乐,无一不在“表达”某种情绪或是信仰,是作曲家将音乐束缚起来发射给听者的耳朵,换言之,作曲家的“自我”是在场的;而实验音乐意在追求一种高度纯粹的、不负载任何意义的聆听。比如森林中的鸟兽鱼虫所发出的声音,比如电脑音乐家制作的“听程式逻辑在跑的声音”,甚至像深圳这个城市里某个路段的录音,在实验音乐人看来,其本质都是对声音的最高礼拜。“让声音自己说话”(这一点和绘画的抽象主义的解放绘画是一个概念)——这是实验音乐与一切传统音乐的最大不同。

   

       1913年的未来派画家Luigi Russolo发表的“噪音艺术”宣言的之后几十年里很多前卫音乐人就沉醉于噪音的实验音乐里,噪音艺术将音乐推向了一个更广的讨论领域,让自己的耳朵去筛选自己需要的和想要的。

 

       前几天在网上和一位远方的玩音乐的朋友聊音乐,却发现很多前卫音乐人被他们已有的技术,基本功和理论束缚,乐器的出现是在原始音色的基础上归纳出来的,而技术越好距离原始音色就越远,这个距离使我们的耳朵少了真正聆听。

 

       音乐的原始音色就是声音,它的配乐就是“玩法”,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玩声音”这个问题,后来发现我自己也陷入了一个音乐理论化和数字化的思考陷阱里,并且很长时间没有走出来。还好我一直是个音乐的旁观者,并没有真正的进入这个行业,并很快意识到声音的在场性,我要和我的艺术家朋友们一起玩一把。

 

       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战友们,全部是做视觉艺术和行为艺术的先锋分子,几乎没有人有传统音乐的基础,不过我们有一对好耳朵和一颗随着环境跳动的红心。在我们的演奏里将消解掉音乐的调性,消解掉音乐的技术性,消解掉对位性,消解掉作曲者的情绪,消解掉音乐的专业性,只留下“生物钟”——时值(节奏)。与其说是实验音乐,还不如说是“玩出来的声音”。

       

        最后一句话:反对关于音乐的专业理论。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